金融培训老牌赛道新生几何?
时间:2020-11-24

  近些年来,金融类专业一直是我国重点关注的热门专业,据艾媒咨询相关数据显示,金融学专业位列2020年志愿填报热门专业选择榜首,占比高达30.7%,从中可以看出金融类专业依然是人们的不二之选。有学即有教,与金融类专业如影随形的金融财会培训,在我国也发展多年,但常以一种“低调行事”的姿态存在。

  今年9月,知名财经教育机构高顿教育,宣布获得新一轮战略融资,将人们目光重新聚焦到这一老牌赛道。但具体融资金额并未披露,愈发加深了该赛道的神秘感。那么,金融财会培训发展现状如何?又面临怎样的挑战呢?

  纵观我国金融财会培训的发展,其与财税体制改革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财税体制改革是中央和地方政府在财权、事权方面相互博弈与妥协的过程,而相关税种征收对象的调整和分配比例的变化,最终都会导向企业端,对企业的金融财务产生影响。

  企业为了更好的应对改革,对财务人员的专业要求也不断在提高,财会培训也在此背景下应运而生。在我国几次的财税大改中,20世纪初围绕所得税的改革对财会培训影响最为深远,这一改革直接催生出我国最早的一批财会培训公司。

  随着社会经济的高速发展,各个行业不再孤立而存在,行业间联系愈发紧密,企业用人要求也在日趋专业化、综合化。

  金融领域亦是如此,行业内分工不断细化,诞生出许多新兴职业,例如近几年出现的金融科技师、金融AI算法工程师等。需求即市场,伴随而来的则是愈来愈多相关职业的资格认证,金融培训机构在此契机下得以发展更多培训业务内容。

  俗话说“你不理财 财不理你”,在国民生活水平日益提高的当下,人们也愈发意识到理财的重要性,希望在生活工作之余购买投资一些理财产品。但碍于自身金融财经知识的匮乏,总是对投资理财抱有“察言观色”“望而却步”的态度。

  为了获取更多的金融知识,掌握基本的理财技巧,更多的人愿意付费报名金融类的课程。借此,金融培训行业也获得许多其他领域的潜在用户,用户群体更加庞大且多元。

  从市场角度看,金融财会培训可分两大类,一是面向普通用户即C端市场的业务;二是面向各类企业公司即B端市场的业务。

  这其中,C端市场的业务主要包括财会考证培训、财会实操培训以及大学生求职培训(各类证书及课程),主要是以获取资格认证、提高工作技能为培训目标;B端市场的业务则包括企业财税培训以及CFO高端会议,目的在于使得员工的知识、技能、工作方法和效率得到改善和提高,以及为企业高管人员拓宽人脉、分析行业未来发展趋势等高端的培训服务。

  多数金融财会培训机构都有各种财务资格类证书培训及课程,其主要面向的用户人群分为两大类:一是已经入职工作或正在求职的职场人员,二是正在上学的在读学生。

  从发展态势看,两类人群均有可观的用户规模。职场人员--会计行业的一系列改革(考试无纸化、取消从业考试、一年多考等),使得会计热度水涨船高,近几年呈逐年增长的趋势。特别是2018年《会计法》修订后取消会计从业资格,报名参加会计考试的人数更多;在读学生--经济类专业学生人数也在不断增加,学生对金融类相关培训需求高,希望得到更加专业的教学培训。

  市场经济体制的日益规范化以及财税监管体制的健全完善,促使企业越来越重视对员工的金融财务培训。

  目前,我国企业法人单位数保持稳定增长,但高端金融人才供给却相对缓慢,人才市场供不应求,缺口明显。这表明我国大批的企业还没有高端的金融财务人员,企业金融人才培训市场存在巨大的发展空间。

  互联网披露出的数据显示,自2008年起至今,金融财会培训类项目共融资34起,数量不是很多,过亿融资金额的有3起,占比为9.1%,千万级别融资共有3起,百万级别融资2起。其中,最大融资金额的一起为2018年尚德培训机构赴美IPO上市的1.5亿美元。

  从融资轮次分布来看,天使轮和A轮融资事件最多,均有7起,占比约为20%,股权融资以6起紧随其后。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出,该赛道内的融资主要集中在中前期(种子轮、天使轮、Pre-A轮、A轮),占比高达47%。上市的企业则相对较少,目前仅有尚德机构以及正保远程教育两家公司在美上市。

  从统计的数据来看,融资时间主要集中在2016年以后,其中2016年3起,2017年3起,2018年4起,2019年5起,2020年至今发生4起。可以看出,从2016年至2019年,融资数量呈上升趋势,受疫情影响的2020年,也已有4起发生,并且不乏数千万甚至上亿人民币的融资事件。

  虽然金融财会具有区域性强的特点,各个地方基本都有相关培训机构。但其头部企业基本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等全国一线家融资企业中,北京地区占12家,上海占4家,其中北京占比更是超过50%。

  自2012年开始,我国会计职称考试逐步推行考试无纸化,到了2018年,各级会计职称考试无纸化已全部完成,并且实现从报名到最终成绩发放全过程的网络信息化管理,工作流程化繁为简,效率大幅提高。

  2017年11月,国家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会计法》作出修改,将会计从业资格证书取消。作为进入会计岗位唯一的“通行证”,其取消意味着会计这一职位准入门槛降低,不再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直接引发新一轮的会计报考热。

  据相关数据显示,正式取消后的2018年,报考初级会计职称考试的人数就较以往有明显增加,达到400余万人。而2019年报考会计的总人数则创历史新高,达到604.9万人,与2018年相比增长11.1%。

  2019年1月,国务院出台《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决定在职业院校、应用型本科高校开展“学历证书+若干职业技能等级证书”试点工作。同年5月,国务院又出台《职业技能提升行动方案(2019-2021)》,计划开展各类补贴性职业技能培训5000万人次以上,进一步扶持职业教育的发展,金融财会培训也受益其中。

  此外,国家明确企业举办或参与职业院校的,各级政府可按规定根据毕业生就业人数或培训实训人数给予支持。并从失业保险基金结余中拿出1000亿,统筹用于职业技能提升行动。

  受新冠疫情影响,传统线下培训机构要么被迫关停要么转战线上,但无论是哪种情况,对企业的打击都是灾难性的。

  和其他教培赛道一样,在疫情的阴霾下,金融财会培训也面临获客难、资金链断裂等窘境。一些传统线下机构没有完备的线上教培经验及技术,机构内教师及学员一时间无法适应线上教学模式,特别是偏向实操类的教培课程更是面临授课方式难、教学效果不佳等问题。

  同时,这次疫情宛如一针“催化剂”,加速了处在洗牌期的金融财会培训赛道的洗牌速度。一些赛道里的中小企业被疫情强行拉到同一起跑线,不得不重新布局线上,推出更有竞争优势的产品。那些大型或头部企业,则可以依靠技术、资金加速自身产品研发以及结构升级,确保自身优势的同时专注打磨线上产品,为日后的竞争做铺垫。

  在科技水平高速发展的今天,人工智能的出现,造福了许多领域,但同时也冲击着众多的行业,金融领域同样如此。近期,科技界大红大紫的GPT-3人工智能模型测试结果显示,日后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准确预测股市、分析各类财务报表数据可能都将不在话下。

  那么未来,金融领域的数据分析师、会计师等职业是否会被人工智能取代呢?我们不得而知……可以肯定的是,目前人工智能已经在一些金融领域有所“渗透”,例如逐渐被人工智能取代的会计核算岗、出纳岗、统计分析岗等职位。

  据波士顿咨询公司与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联合发布的报告《取代还是解放:人工智能对金融业劳动力市场的影响》显示,保守估计到2027年,中国将有130万个金融岗位被人工智能替代,而交易类、风险审核类、客户服务类以及后台财务类等岗位将更有可能被人工智能所颠覆。

  长远来看,“人工智能+金融”已是金融行业未来发展趋势。今年,清华本科停招会计学专业,转而新增计算机与金融双学位,也可看作是金融与计算机技术加速融合的信号。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人工智能给金融行业带来的震动势必会波及到背后的金融财会培训产业,给这个老牌赛道带来新的挑战。

  整体来看,历经多年发展,金融财会培训赛道整体布局已相对成熟和明朗。与其他新兴赛道相比,融资数量较少、规模较小,虽然近几年融资频率有所提高,但短时期内并没有巨量的资本涌入。且受疫情影响,许多投资机构基本属于观望态度,并不急于出手。

  在疫情及新技术冲击的背景下,金融财会培训这一传统赛道也不得不积极寻求变革,以应对现有困局以及未来可能到来的挑战。

  Strategy Analytics的最新报告显示,惠普以1470万台位列第一,同比增长43%;联想以1460万台位列第二,同比增长25%。